第550章 另寻他法

    很显然安洁洛特与晨语的组合并不吝啬高阶技能乃至神术的使用次数,精灵妹子和稳如老狗的南宫荣不同她基本是看见深渊出手后马上就开始猛怼的那种人,直到对方或自己无以为继方才结束。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深渊意志使用的技能与造成的影响并非那么容易就清除解决的,安洁洛特和晨语花了一些时间去准备高阶技能,这才让对方猖狂了一会儿。

    联盟出产的辅助装置据说可以直接借用某个规格外大佬的力量,它们除了没有攻击与杀伤技能外各方面都很克制深渊,哪怕是深渊意志本体的法则级地图炮也照样能用神术对抗。当然这也和降临于此的深渊意志其本体仅有一部分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倘若对方完全出现在这个位面中,别说晨语了便是再加上金毛猫两个系统都拿敌人毫无办法。

    这装置毕竟是量产型的大众货,而不是什么取出来后光芒冲天闪瞎狗眼的强大神器,根本不适合用来对付boss级别的敌人。

    然而就目前来说晨语却是足以对深渊意志的计划和行动造成威胁了,她施展出来的技能成功消除了对方造成的影响,让处于混乱狂暴中的联军士兵重新恢复了冷静,这让深渊意志如何能忍,当即便将注意力全部转移了过去。

    安洁洛特在无意间帮了南宫荣等人一个大忙,只是她自己对此并不清楚,不过林薇音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急忙连滚带爬的赶到了便宜哥哥的面前,也顾不上和他打招呼便径直抓过少年捣鼓出的那个尚未完全成形的【充电宝】打开了其表面的盖子。

    此处是战场,不是游乐园也不是商业街,哪有时间让林薇音一边坐着玩手机一边像给电瓶车充电那般替动力装甲补充能量?所以无论是小丫头还是她的便宜哥哥都很清楚,为机体补充能量最好的方法不是像某个被击坠后会当场暴走不分敌我的四处胡乱袭击的人形决战兵器那样在后面拖根电缆,而是直接更换电池。

    南宫荣同样也没有废话,在米拉那里做客的时候少年有看过她和助手们是怎样替林薇音的动力装甲更换电池的,这会儿便有学有样的帮着小丫头照做了,最后才对女孩叮嘱道:“如果你不使用自身能力而是单纯的依靠机体性能全力战斗的话,这电池差不多能坚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言下之意就是小丫头一旦动用能力少年便完全无法估算了,林薇音没少在眼镜娘那里听到同样的台词,闻言不禁微微笑了:“好的,我记住了。另外导弹之类的能不能也帮忙补充一些,现在还没出现不代表深渊就没有准备空中单位了,到时候没有导弹难不成你让我去狗斗吗?”

    虽然以动力装甲的机动性和深渊的飞行怪物狗斗什么的应该不会有多困难才对,从场面上来说激烈的狗斗也更加好看以及热血沸腾,但果然空战时假如没有导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的样子,还是按照便宜妹妹说的补全了比较好。

    想到这里南宫荣立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可能在性能上和锡特尼拉人提供的生物导弹有很大的差距,但对付一般的怪物还是足够的。不过比起这个,我有个更重要的东西想要让你去投送一下。”

    小丫头顿时摆出了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往后缩着身体愕然道:“不要告诉我你这家伙已经逆天到可以仿制出核弹头了,虽然从理论上来说你即便真的造出来了我也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就是。”

    “为什么你会产生如此可怕的联想,果然是因为以前扔的蘑菇弹太多了的缘故吗?”南宫荣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后无奈道,“讲道理我就算真有那个本事也不会去做的好吧,那玩意的波及范围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除非是打算跟敌人同归于尽否则哪有在自己附近扔核弹的道理?”

    “这不是习惯了嘛。既然不是为了世界核平,你又究竟打算让我往谁的头上扔什么东西?”

    “还记得先前愚兄赐你的那一盆洗脚水不……卧槽你这是要干嘛,快把武器收回去!”被怒目圆瞪咬牙切齿气势汹汹的林薇音用小臂上的枪口对准了脑门的南宫荣额头上那个汗如雨下啊,都快流淌成小溪了,“对不起洗脚水只是在开玩笑,我用的乃是完全无污染的净水,百分之百大自然的搬运工啊好不好?”

    小丫头的恼怒当然只是做样子的,眼见少年服软便随即收回了架势:“哼,若真是洗脚水你早就没法再像这样平安无事的站在此处了。说吧,到底打算让我做什么,是把装满了你所谓洗脚水的炸弹扔到天上那颗闪闪发亮的大眼睛表面吗?”

    “尽管扔炸弹这点的确是猜对了可惜别的部分却是全错,再说即便炸弹内装满了本人的洗脚水,对天上那家伙也产生不了多少伤害,杯水车薪都不足以形容了。”南宫荣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片刻,继而仿佛下定决心般的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打击敌人的本体或许可行但收效肯定不大,所以我打算换个办法来试试。”

    原本只是静静旁听着的奥克塔薇尔这会儿也是忍不住好奇了起来,当即紧接着问道:“什么样的办法?”

    “丝蒂芬妮如今可是辛苦得很呢,不仅要维持位面通道保证高级兵种精锐部队的进场,还要布置传送阵将远方的深渊主力接引到这里来,同时又必须设置阻碍将某个女仆咖啡店的店员全部挡在位面的外侧,现在更是要引导深渊意志的部分本体在此降临,这么一数好像她已经四开了吧,真心忙得过来?”

    林薇音不禁满头雾水的歪过了脑袋:“为何要在这里提到丝蒂芬妮?”

    倒是长公主稍加思索便弄清楚了少年的意思,满脸不可置信地惊愕道:“桥豆麻袋,难不成你打算在空间上面动手吗!?”

    “没错。我承认这的确是丝蒂芬妮擅长的领域,可她如今要操心的地方实在太多,肯定已经忙不过来了才对,基本不再对我们展开袭击便是证明。一个人无论在某方面有多强,一旦将精力分散开来就有可能会产生破绽。尽管目前那个黑长直还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可这并不妨碍我去专门捣乱制造一个。”

    南宫荣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少年是想趁着丝蒂芬妮多线操控无暇他顾的机会给女孩找点麻烦,方法嘛自然是用先前从被击坠的战舰周围捡来的那个能够开启传送门的东西的改造仿制品干扰空间的稳定了。

    毕竟眼下由于安洁洛特的出手使得众人暂时不用再担心深渊意志的地图炮效果,让少年得以放弃制作护盾发生器腾出手来捣鼓些别的玩意,那么理所当然的就会首先想到如何展开反击了。只是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南宫荣也知道单纯针对深渊意志本体展开攻击肯定收效甚微,便不由自主地考虑起了彻底解决的方法。

    想要干掉最终boss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南宫荣自然也就将主意打在了别的地方,比如说破坏天空中那颗大眼睛周围的空间稳定迫使对方无法继续保持降临的状态进而从这个位面中退出去,不比大费周章的把对方揍到半死要轻松得多?

    再说真要正面硬刚的话最后被揍到半死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既然如此,那我要和林薇音一起出阵。”奥克塔薇尔看南宫荣已经下定了决心,再加上自己也没啥其它较好的办法,便点着头认可了,“如今是在地面上又有着安洁洛特在那里吸引深渊意志的注意这才没什么事,但飞到空中后想不引人注目都难,面对敌人可能的攻击我们两个人去也好互相照应一下。”

    长公主说的很有道理,哪怕最终boss的注意力不在这边可如果有人飞到它眼皮底下打算捣鼓些什么也肯定会有所察觉。精神攻击有南宫荣提前给两个女生做好准备还不成问题,但能量攻击就很危险了,两个人彼此掩护的话成功率显然要更大一些。

    “那好,把你们从锡特尼拉人那儿收到的礼物拿出来,我给你们在上面加点料以抵御深渊的精神攻击。”南宫荣从二女手里接过哥斯拉的鳞片后看着她们很是认真地说道,“我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么多了,等会炸弹随便一扔然后直接闪人也行。”

    林薇音可是执行类似任务的老鸟了,一听少年这样说便意识到了其中的蹊跷:“给我等一下,如果炸弹不是随便一扔就行了的话,是不是还有个专门的投弹区域?”

    “讲道理这炸弹应该扔在空间结构薄弱的位置最为合适,但问题是我们谁都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所以还真没有什么专门的投弹区域,你就给我往对方的眼球那儿扔好了。”

    好像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林薇音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话,和长公主一起默默地看着南宫荣给两人的【护身符】加了点料,又捣鼓出一枚安装在小丫头动力装甲背后怎么看都嫌太大了的炸弹,足足花费好几分钟的时间方才完成了所有的准备。

    深渊意志的注意力依旧在安洁洛特那边,精灵妹子本身没什么能力但晨语却不是省油的灯,又有着世界树护盾的协助,区区几分钟哪里能够拿得下来?因此对于林薇音与奥克塔薇尔的起飞敌人并没有明显的表现出在意的迹象,甚至连瞅上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这倒有些出乎地面上紧张观望着的南宫荣的预料了,照理说最终boss应该已经发现了两个女生,而她们这个时候飞起来自然不可能是为了欣赏风景,怎么着也该有所防备才对啊,现在没有半点动静莫非是敌人提前做好了什么对策?

    实际上深渊意志还真没有提前准备什么对策,它只是因为店长大人他们在外面闹得更凶了而焦急了起来,心思全都放在了尽快击败联军攻占世界树这件事情上面,别的都顾不上了。

    再说它也不认为两个女生能对自己造成多大伤害,任由她们各种找麻烦也总好过眼睁睁地看着安洁洛特的技能消除了自己地图炮的效果。精灵妹子才是深渊意志目前的心头大患,其次便是南宫荣,至于这两个女生则完全不用担心。

    如今安洁洛特在猛刷存在感,南宫荣暂时没有新的动作,深渊意志自然只顾着关注精灵妹子了,对少年和他的小伙伴则采取了放任的态度——当然如果南宫荣对深渊有展开什么动作,它肯定会立即做出反应,但这种反应还轮不到长公主她们头上。

    于是林薇音和奥克塔薇尔十分顺利的就爬升到了高空,中间除去一些杂鱼朝天空来了几次远程攻击外可以说毫无波澜,直接来到了那颗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的正上方。

    “我说,咱们俩是不是被小瞧了?”林薇音看着深渊意志明摆着的对她们俩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心里面有些恼火的对旁边的奥克塔薇尔说道,“普通人眼角余光看见有蚊子在飞还会下意识地瞅一眼关注关注,它倒好什么反应都没有,这已经是在明目张胆的找茬了吧?”

    “怎么样都没关系了,它不理我们不是更好吗?”长公主本来是打算一路上给小丫头保驾护航的,结果这会儿全都白忙活了一场,感觉就好像自己刻意奉献了福利南宫荣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似的,别提有多尴尬了,“走吧,人家既然不做防备我们自然也没必要客气,直接把炸弹扔到它的脸上,到时候再看看它是不是还能再继续无视我们。”

    “也是呢,就让我瞧瞧欧尼酱准备的这份礼物究竟能不能破坏空间的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