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单独对抗

    讲道理金毛猫其实很好奇当南宫荣用手摸到深渊意志的本体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没准少年真的能够做到联盟想做而一直没有能够做到的事,那就是把最终boss给彻底干掉。不过系统也知道这只是个毫无根据的猜测,何况即便南宫荣真的想要和深渊意志握手人家的部下也不见得会答应啊。

    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还是老老实实的依照常规打法来作战更为稳妥一些,尽管目前的情况看上去距离万不得已好像也没差多远了。

    整个天空已经变成了半边蔚蓝半边火红的诡异状态,狂风席卷着大地造成了飞沙走石的景象,耳边充斥着几乎要把人逼疯的冤魂哀嚎般的声音,哪里还找得到半点生机勃勃的大森林的模样?虚空侵入位面后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了,深渊又在其中各种推波助澜,于能量风暴内夹杂了它的精神冲击,甚至还加入了不少的深渊能量,环境糟糕得简直要把人给逼疯。

    然而那些幸存下来得到强化的猎奇爬爬却一个个在这种环境里完全不受影响的活蹦乱跳,它们嘶吼咆哮着猛扑了过来,把本就在风暴中瑟瑟发抖的大地踩得震天响,明明数量没多少却愣是跑出了比先前铺天盖地的杂兵海要恐怖得多的强大气势。

    刚才被深渊用地图炮糊了一脸,现在又被虚空的能量风暴糊了一脸,防御阵地上的联军士兵真的是连骂街的心思都没有了,他们目前的状态要么崩溃要么混乱要么虚弱,根本不具备正常处理问题的能力,这种情况又如何抵挡敌人的冲锋?

    哪怕安洁洛特替他们挡住了深渊意志的后续攻击,这些影响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轻易消除的,毫无任何与高阶深渊单位作战经验的联军根本没有准备任何应对精神攻击的手段,自然也就表现得非常不堪了。

    幸好南宫荣的傀儡不会受到影响,尽管最终boss集中精力来收拾的话仍然无法幸免,可除此以外的地图炮全都具备很强的耐性,再加上恶劣到不适合生物存在的环境对它们不会产生任何困扰,倒是表现得和对面那些怪物一样活跃。

    只是很快被傀儡团团围住护在中心的少年就淡定不起来了,因为他发现狂奔而来的怪物在剧烈爆炸的火焰里完全没有丝毫倒下去的意思,连皮开肉绽的都没有几头,狂风骤雨般的炮火仅仅只是让对方冲锋的速度稍微减慢了一些。

    金毛猫见状立即大声地提醒道:“那些怪物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大幅度的加强,火炮不是直接命中很难对其造成有效杀伤!”

    “我看见了!”满头冷汗的南宫荣用同样大的音量回应道,“真见鬼,深渊意志的本体出现后真能对普通杂兵带来如此巨大的提升?它是传说中的移动群体buff吗?”

    “本系统倒是觉得这是某种光环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至于是被动还是主动开启的就不太清楚了,反正现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啥区别。”

    看着金发萝莉满脸淡然仿佛没自己什么事的样子南宫荣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就要一记手刀往她头顶砸过去了,后来想起这货没有实体方才作罢:“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有什么建议吗?”

    “很简单,你也给自己的傀儡升升级。”金毛猫朝少年摊开双手很是认真地说道,“不需要提升它们的机体性能,如此大范围大规模的升级估计你也没那个能力。所以把武器稍微改进一下就可以了,只要能从远处有效杀伤怪物,谁会在意搭载武器的平台是一辆破旧皮卡还是一台才出厂的高达?”

    系统的意思就是让南宫荣多捣鼓出一些类似于装载了洗脚水的导弹那样的武器,反正少年正处于传说中的无限蓝状态,这种严重浪费能量的行为如今并不会造成多大影响,自然也没啥好在意的。

    “明白了,我来试试看。”

    少年果断放弃了对深渊意志本体来一发的念头,转而将精力转移到了面前这些精英怪的身上。毕竟不先想办法消灭这些袭来的怪物,对方就有可能会威胁到少年,让他无法安心准备对付最终boss的大招。

    至于让奥克塔薇尔与林薇音过来配合傀儡挡住精英怪,两个女生在先前的天崩地裂中虽说没什么大碍可这会儿也是被冲击波震得坠落在地上摔得不轻,等她们缓过劲来怕不是精英怪都冲到南宫荣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了。

    一时之间,南宫荣发现己方阵营除了他自己以外竟然找不到一个可战之人,而少年所要面对的却是几千头来势汹汹的精英怪,那场面简直绝了有木有?

    不过少年并未因此而慌了手脚,更没有吓得当场抱头鼠窜,他的确是一个人没错,但他一个人就能成军。环绕在南宫荣周围的傀儡或许都是些禁不起怪物嘴啃爪撕的脆皮,然而它们都是远程单位,武器能在远距离干掉敌人就行了,把自己整得皮糙肉厚做什么?

    单独对抗又怎样,南宫荣在如今这个时刻自己就代表了一支军队,而且麾下单位还能对怪物造成有效杀伤,这便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在排兵布阵上少年也许确实是个渣,然而轮流发起攻击始终保持火力覆盖这种事他还是很清楚的,所以南宫荣并没有一上来便直接对所有的傀儡进行改造,而只是先对后排的重型自行火炮下了手,前排的单位则继续对怪物倾泻着炮弹,没有闹出火力断档这样尴尬的笑话。

    远处的精英怪可不知道这些,它们只知道傀儡打过来的火力突然减少了一部分,顿时来了精神嗷嗷叫唤着加快了速度。

    傀儡这边小口径的枪械先不提,火炮之类的武器威力根本没有偷工减料,正如金毛猫所说的如果直接击中了精英怪那绝对是当场粉碎成马赛克的节奏。之前怪物冲锋时其实并未用上全力,因为它们需要保留一部分力气来躲避迎面飞来的炮弹——这并不是开玩笑,怪物们的确能够做出在奔跑中紧急回避的动作,否则对方的伤亡率不可能始终这么低。

    但现在精英怪们似乎是不打算再躲避炮弹避免伤亡了,事实上它们的先头部队本就距离南宫荣很近,这会儿已经快要冲到傀儡布置的防区前方,想回避在双方这么近的情况下也很难做到了,还不如加速冲过去。

    深渊的做法讲道理完全没有任何毛病,在这种距离上能够有效阻止它们冲锋的就只有机枪了,傀儡变化成的各种车辆上搭载的机枪数量也确实很多,可怪物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枪械原先的威力已不足以伤害到它们了。

    尽管有一些倒霉孩子被炮弹直接击中炸成了漫天血雾和碎片,也毕竟只是少数,绝大部分的怪物在面对机枪的扫射时要么随便摇晃两下身体要么干脆在体表溅射出无数火星,然后连速度也不减缓的继续向前迈起了步伐。

    南宫荣甚至都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不远处那头狼型怪物身上无毛的表皮分泌出来的不知名黏液了,而后者显然也是同样发现了少年,当即貌似兴奋地大吼了一声,让附近的其它怪物纷纷朝这边扭头望了过来。

    “这就是被人强势围观的感觉吗,果然不是一般的鸭梨山大啊。”南宫荣忍不住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感慨道,“但也到此为止了,后排的,开火!”

    所谓对傀儡的改进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南宫荣连武器都不需要改动,只要在弹药方面做写文章就行了。再加上少年此时早就重新接上电缆进入了蓝条无限的状态,对弹药的改动可以说非常轻松,没等深渊怪物完成冲锋便已经全部完成了。

    对此金毛猫是不清楚的,系统都已经在准备施展技能阻止精英怪靠近了,听到少年这样说后便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转而看起了烟花表演。

    真的是各种烟花啊,在后方重炮隆隆的轰击声中,已经差不多要和前排傀儡混在一起的怪物附近突然发生了大片的爆炸。只不过这次爆炸产生的东西并非高温和火焰,而是一簇簇的水花。

    不知道的还以为少年是在往熊熊燃烧着的森林里发射灭火弹呢。

    被水花溅到的怪物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声滚到地面上疯狂扭动了起来,同时它们身上的血肉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冒着白烟腐烂,仿佛那些水花的组成物质全都是硫酸似的。

    各种精英怪顿时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地,战场上到处弥漫着迷人眼睛的白色烟雾并散发着恶臭的气味,再加上怪物们又未曾完全死透在那里拼命嘶吼,那场景端的是无比猎奇,连南宫荣自己都不禁觉得头皮炸了。

    “效、效果真有那么好吗?”少年望着自己麾下傀儡制造出来的炼狱景象也是不禁一阵咋舌,“我不认为自己有在弹药里加入那么多的能量啊,怎么就能秒杀了呢?”

    金毛猫闻言随即接话道:“我猜应该是因为那些怪物体内的能量有很多的缘故吧,被你的洗脚水诱发着产生了紊乱,两股能量在体内发生剧烈反应,换了你能吃得消?看样子以后深渊对上你只能出动机械部队了,再用怪物海展开冲击简直和送人头没啥区别。”

    “说得好像我很厉害似的,但你只是单纯的想看我被敌人的机械部队撵得屁滚尿流吧?”

    “不,本系统只是想瞧一瞧你的高达和深渊的扎古究竟谁的性能更好一些罢了。”

    南宫荣倒是想弄一台主角专用的机体出来,可惜他现在最多也只能做出普通的陆战机甲而已,还是便宜妹妹老家友情提供的样品,距离那种能上天能下水还能宇宙航行的打着真实系机体的旗号性能却夸张得让人无语的存在又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假如深渊真的拿出一台扎古来攻打少年用坦克装甲车以及自行火炮构建而成的防御阵地,不说割草无双吧至少某人被迫拿数量去堆乃是免不了的事情。

    幸运的是,那种情况最终并没有出现。深渊把绝大部分的机械兵器都放在了前线和联盟的部队互怼,出现在精灵族家乡位面里的全都是可以随便大规模转化的怪物,正好是南宫荣完克的对象。

    没有理会金毛猫的调侃,南宫荣利用精英怪的先头部队人仰马翻的机会开始给前排的傀儡展开了改造,这样等到少年全部完工后就用不着再担心怪物的冲锋了,他有信心将对方全部拍死在冲锋的路上。

    虽然是用水浇的。

    接下来的展开也证实了这一点,大量的深渊怪物或许并不畏惧四下飞散的炮弹碎片,可如今这些到处乱窜的小水珠却是令它们唯恐避之不及,沾到后不死也要脱层皮,原本气势如虹的冲锋顿时就乱了。

    而奥克塔薇尔和林薇音也总算是从远处缓过劲来到了南宫荣的身边,只不过这会儿已经没有两个女生什么事了,她们除了看着远处不断爆炸的水花和在水花中浑身冒烟缓缓溶解的怪物,基本上也没啥可做的。

    “真是太了不起了,欧尼酱!”林薇音踮起脚拍着少年的肩膀对他赞叹道,神情中完全没有半点嬉闹的样子,她这次确实是打心底对便宜哥哥刮目相看了,“面对那么多的怪物势不可挡的冲锋,竟然没有吓到腿软或者转身逃跑,并且还想办法从正面击溃了对方,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单独完成的。嗯嗯,可惜中间并没有什么英雄救美的情节,不然这妹子的好感度估计直接就满了。”

    我倒是想,但以你们俩的武力值轮得到我来拯救吗?南宫荣在心里没好气地吐槽了一句,继而抬手朝远处半边火红的天空指了过去。

    “行了,只是压制了最终boss周围的小怪而已,还算不上正式开场呢。你们谁有办法去开怪,现在就吱个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