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依然躲得很严实的某人

    尽管拿极有可能躲藏在地底的南宫荣没有办法,但至少丝蒂芬妮有成功摧毁了少年架设在地表的巨型火炮,使得他无法再对深渊意志的本体造成任何威胁,这便已经足够了。如果有机会的话黑长直当然也想干掉少年,可惜这稳如老狗的家伙自始至终都未曾露面,在奥克塔薇尔与林薇音的纠缠下女孩也无法集中精力来慢慢寻找对方,最后只能作罢。

    反正南宫荣想要干扰深渊意志本体的行动除了主动靠过去进行肌肤接触外只剩下远程炮击这个选项了,而且还不能选择实体的炮弹以及导弹,会被深渊的普通作战单位拦截不说最终boss周围的那圈高温层估计也无法通过。所以少年无论想要做些什么他的动静都肯定不会太小,黑长直很容易就能察觉到。

    没能找到并解决对方完全没有关系,让南宫荣保持藏头露尾的状态就行了,不受干扰的深渊意志会负责搞定剩余的一切。并且少年和小伙伴们不知道但丝蒂芬妮却很清楚,在星球的另一端自己的老板已经把大量触须深深扎入了地面,要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会成为深渊的乐园,又或者直接遭到摧毁?

    总之到时候南宫荣他们将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为少年源源不断提供能量的地脉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还能拿什么来和深渊战斗?精灵族的世界树大概会是这个世界唯一剩下的东西了,还是被深渊意志刻意保留下来的,打包带走即可,部署在周围的联军部队完全可以无视了。

    “真见鬼,本来这种累活应该是由罗格来做的,为什么非得让我来?”打定主意赖在附近不走以牵制南宫荣的丝蒂芬妮一边应付着奥克塔薇尔一边很是不满地皱着眉头抱怨道,那语气就像是一个正在向闺蜜抱怨她的父母又给自己安排了某种课外练习的普通少女,“我说你们几个就不能稍微安分一些吗,主动跳出来和人家过不去有意思?”

    “这还真是好笑了,传说中的杀你全家希望理解并配合都没这么无厘头的好吧?”奥克塔薇尔虽说很难用法术对黑长直造成伤害,可手上的动作始终都没有停止过,此时更是得到了用语言反击对方的机会,“你们征服世界还不准别人反抗的吗,咱们换个位置你会不会答应?”

    “可惜你们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们之间的位置关系是不会产生改变的,我自然也没必要考虑这种事情。”丝蒂芬妮瞅了一眼总算从几百米开外重新赶了回来正要配合长公主对她形成夹击的林薇音,轻轻摇着头叹了口气道,“还真是麻烦,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弱者最大的悲哀就是不清楚自己与强者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总是抱着莫名其妙的信心与希望来挑战,然后在即将落败之际藉由作者赐予的外挂绝地反击反败为胜并美其名曰热血,这才是真正的无厘头。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现实里才不会有什么外挂,有的只会是强者赐予的无痛苦死亡的慈悲而已。”

    “这种台词说出来的瞬间就已经注定是开了挂的超级反派了喂!”

    吐槽归吐槽,在黑长直如此宣言后奥克塔薇尔却是立刻无比认真地警戒起了四周的动静,她相信对方绝对不是在信口开河的做一些空洞的恐吓。只不过丝蒂芬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不断地与长公主与林薇音进行战斗,两个女生的轮流上阵使得黑长直始终处于忙碌状态,到现在都没有喘口气的机会,她又是怎样搓出可以赐予弱者无痛苦死亡的大招来的?

    奥克塔薇尔决定学着南宫荣的样子先稳一波看看情况再说,所以在旁边戒备着没有行动;但林薇音可没有听见丝蒂芬妮先前的话语,再加上她被传送出老远遭人秀了一脸正满肚子的火气,结果不假思索的直接就怼了上去。

    然而长公主很快发现无论是先稳一波的自己还是不要怂就是刚的小丫头全都要倒霉了,因为也不见丝蒂芬妮有什么动作,周围多处地方便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水纹状的波动,看起来酷似下雨天那满是涟漪的湖面。

    如果这种涟漪没有把自己给笼罩进去的话,奥克塔薇尔倒是不介意保持着高贵优雅的形象静静欣赏一下这幅景象,可它们却是把长公主和林薇音连同丝蒂芬妮一起包裹在了影响范围内,范围之大甚至连现在就全速逃跑也毫无逃脱出去的希望。

    林薇音见状也是不由地瞬间冷静了下来,以前黑长直释放的空间技能虽然个个自带真实伤害可规模和范围都不怎么大,想要击倒体型巨大的对手或者放出地图炮就必须连续甩出好几个技能——正如她现在做的这样,然而这范围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几乎把众人的活动范围完全笼罩进去了。

    嗯,活动范围?小丫头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满脸愕然地看着丝蒂芬妮震惊道:“等会儿,你莫非是在之前和我们战斗的时候每经过一处地方时便留下了什么种子,如今将它们引爆后造成了大范围的空间裂隙!?”

    黑发少女闻言顿时微微翘起了嘴角,抬手打了一记响指笑道:“空间裂隙?才不是那种没什么威力的瞬发小技能,我要的是让周围这片区域的空间彻底崩塌啊,听说过矿洞塌方不?”

    逃!这是奥克塔薇尔心中产生的第一个反应,然而具体往哪里、应该怎么逃之类的问题却让长公主完全绝望了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简直就是落入了蛛网之中的小昆虫,根本不存在逃脱的可能。

    丝蒂芬妮说的没错,她完全不打算给两人任何的机会,这绝对是要夺人性命的一记杀招。

    事实上伴随着黑长直打响指的动作,附近的空间便已经开始崩塌了,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被压上了无比沉重的东西,而且还是她根本扛不住的那种重量,压得她不由自主地弯腰蜷缩起了身体。只是这样做并没有能够缓解长公主所遭受的痛苦,可怕的力量依旧在压迫着她的身体,让女孩不禁联想起了被熊孩子用各种方式给踩扁了的蟑螂。

    当然这种被踩扁的过程是无限延长了的,根本不像丝蒂芬妮说的那样没有丝毫的痛苦——或许黑长直这样说的前提是被攻击的对象主动放弃抵抗接受死亡,但这可能吗?

    奥克塔薇尔知道自己现在遇上的仅仅是折叠在一起的空间碎片而已,这些都是空间结构崩坏后掉落下来的零碎,还远远算不上正主,即便如此也不是长公主能够应付的,她甚至很可能在被卷入空间断层之前就已经被压死了。

    更重要的是,南宫荣多半就藏在附近,无论少年是跳出来想要救人还是想着保存自己丢下长公主她们不管直接逃走,很可能也在黑长直这个地图炮的影响范围内,对手竟是打算要把几个人给全灭了。

    原来从刚才开始丝蒂芬妮便一直在做着彻底解决战斗的准备,可笑自己竟然还天真地以为把对方给缠住了令其无暇他顾呢。奥克塔薇尔自嘲地笑了笑,却发现自己此刻已经连摇头这种小动作也做不到,正想着要不要放弃防御用尽全身仅存的所有力量对黑长直发起最后一击时,只觉得地面猛然向下一沉,接着眼前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什么鬼?

    完全弄不清楚怎么回事的奥克塔薇尔先是愣了片刻,接着反应过来意识到那些差点把她压出热翔来的巨大力道已经消失了,能够重新展开活动的女孩急忙站起身张开手在掌心中点亮了一团小火球,这才驱散了笼罩在周围的黑暗。

    很明显,长公主目前正处于某种方方正正的隧道之中,四周全都是干燥的土壤和石块,好像是在地面之下的样子?不过却能感受到风的存在,不用担心氧气的问题,和地面上的空间大规模崩塌相比哪怕这地方再怎么诡异再怎么酷似坟墓也要安全得多。

    不远处传来了某人的呻吟声,奥克塔薇尔将火球对准那个方向后,很是意外的发现了倒在地上呈咸鱼状挺尸中的林薇音。小丫头体表的动力装甲不光看着就知道磨损得相当严重,有些部分甚至都已经走样变形了,显然在先前的空间崩塌中替主人挡住了致命伤害的同时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坏,实在很难相信它还能继续坚持作战。

    照理说都应该直接报废了才对,不过这会儿可没地方让林薇音去领取另外一套全新的装备。

    在回到安全的地方之前,奥克塔薇尔必须确保失去战斗能力的小丫头不受威胁才行。在只是眼前的情形实在太过离谱,长公主自己都云里雾里呢哪里还顾得上去照顾队友?

    打团时被几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壮汉同时涌过来怒怼到忍不住一脸崩溃地发出“我是谁我在哪谁在打我”素质三连的射手都没这么懵的,幸好这个地下隧道内并没有什么危险,长公主一直戒备到林薇音揉着脑袋爬起身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里是?”

    林薇音起身后先是环顾了一圈,不过和长公主一样都是莫名其妙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只得开始求助自己的队友。

    奥克塔薇尔对此则是无语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在地下吧。而且看这墙壁明摆着是有人加工过的,同时还有通风,多半是精灵打造的连接着世界树内部的秘密通道——虽然很想这样说,可如果我们真的是因为地陷才掉进这个隧道里面的话,那么原本应该伴随我们一起掉落的大量泥土又在什么地方?”

    “你的意思是我们并非自然掉落到这里的,而是有人在其中做了手脚?”林薇音做了一个动作好像是想要打开动力装甲上的照明灯,结果不但没有反应女孩更是当场不假思索的将其脱了下来,估计是距离完全损坏没差多少了,“你倒是告诉我哪位和咱们认识的神仙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从丝蒂芬妮的空间震里面把人完好无损地抢出来,我现在就去舔啊不对、是说去抱大腿!”

    你刚刚说的确实是“舔”吧……囧着脸的长公主果断放弃了去脑补之前小丫头究竟在想象一些怎样糟糕的事情,而是用力咳嗽一声转移着话题说道:“这个先不提,无论是哪位神仙的杰作,你不觉得这里似乎少了一个人吗?”

    “对了,欧尼酱!”林薇音急忙又重新确认了一下周围,果然无论在哪里都没有找到便宜哥哥的身影,“只救女生而无视了少年,难不成救下我们性命的乃是某个路过的花心强者,想借此机会把我们收进他的水晶宫里吗?”

    “为什么你会联想到那种脱线没谱的事情,果然是因为平时偷玩了许多南宫荣在电脑里私藏的奇怪游戏导致脑洞补不回去了?”奥克塔薇尔啪的一声将手拍在额头上无语地叹道,“我倒觉得这应该是南宫荣的杰作,丝蒂芬妮不也猜测他藏身在地底之中么,在我们被压得落到地面后他突然出手救下我们自然也没啥好奇怪的。”

    “那为何他没有现身和我们见面?”

    “这我就不知道了……”

    事实上小丫头的问题同样也在困扰着长公主,她尽管怀疑是南宫荣想办法救了自己二人,可少年为何没有出现呢?不说商议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和女生们打个招呼也好啊,双方互相报下平安既能让对方放心也有助于提升士气,他为什么没有这样做?

    头顶上传来的沉闷声响打断了奥克塔薇尔的思索,天花板上被震落下来的灰尘顿时洒了女孩一个满头满脸。

    只是长公主已经没有心情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了,这个震动应该意味着空间的彻底崩塌,自己所处的地下隧道究竟能否在这场灾难中撑过去,实在是让人忍不住非常的担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