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等着跪键盘吧

    讲道理奥克塔薇尔并不喜欢现在这种状况,将自己的性命完全交到别人手里指望对方来保护自己什么的一点也不符合长公主的行事风格,她如果真是那种面对危险只会尖叫着求男主角保护的花瓶,当初在国内的野心家们各种活跃时都不知道死上多少次了,所以女孩从来都习惯于自己解决问题。

    不过长公主也不得不承认,有些问题是她自己解决不了的,比如说丝蒂芬妮捣鼓出来的空间坍塌。真正让女孩感到焦虑的乃是这封闭的空间万一被破坏了到时候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而且还不知道把她和林薇音弄进来的人究竟是不是南宫荣,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至少就目前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在保护两个女生不受伤害,而不是把她们困在狭窄的空间里让丝蒂芬妮的大招能够直接命中。地面上传来的震动和闷响并非十分明显,就好像在奥克塔薇尔与遭到蹂躏的地表之间隔着很长一段距离似的,给人一种隔着厚厚的墙壁听房间里面音量开到最大的电视声音的感觉。

    空间震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甚至可以说很短,十几秒后一切便回归了平静。对此奥克塔薇尔并未觉得有什么意外,丝蒂芬妮的确能够操控空间没错,但不稳定的空间对她同样也有影响,在干掉敌人后为避免伤到自己黑长直绝对会主动修补遭到破坏的空间以恢复稳定。

    如今稍微不同的是黑发少女没能干掉敌人,她若是没有处于崩塌范围内估计还会选择放着不管任由崩裂的空间继续撕扯大地;可关键在于女孩自身就在地图炮范围内,自然不会让它反过来威胁到自己。

    既然地表上的空间重新恢复稳定了,接下来把两个女生藏在地下隧道里的那个人又会做些什么呢?还没等奥克塔薇尔开始发挥她的脑洞啊不对、是说发挥她的想象力,头顶上的天花板却突然像滑门那般朝左右两边打开了,出现在长公主眼前的乃是一个标准的圆柱形通道。

    隐隐约约可以在远处的顶端看见赤红色的天空。

    尽管长公主并不熟悉这种构造,可旁边的林薇音就不同了,整个人当即囧囧有神了起来:“呐,这玩意怎么这么像导弹的垂直发射井?”

    “导弹?”奥克塔薇尔闻言忍不住朝周围看了一圈,最后满脸疑惑的看向了小丫头,“可是我并没有在附近看到任何类似导弹的东西啊?”

    “嗯,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林薇音顿时显得更囧了,她先是伸出食指对准长公主指了指,随后又指向了自己的鼻尖道,“虽然感觉有些不靠谱,但我认为我们两人很可能被当成了等待发射的导弹……”

    小丫头的话语没有能够说完,因为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脚底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她向上猛推了出去,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完全是电梯没法比拟的,真要形容的话长公主认为她乘坐的乃是一枚目的地定在外太空的火箭,还是座位上没有安全带的那种。

    “咿呀——!!”

    最后长公主终究还是忍不住尖叫了出来,毕竟别看她平时在战斗中总会做出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机动飞得比那些所谓的机娘还要灵活但实际上女孩早在这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防护的准备以保证她的身体不会在剧烈的动作中受损,哪有像现在这样什么准备都没有就直接上路的?

    至于林薇音,已经脱掉动力装甲彻底变回普通弱气少女的她则显然不在被发射的名单之内。小丫头环抱着胳膊抖动身体缩成一团摆出了因为受到惊吓而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半天之后才在无线电里对长公主开口了。

    “那、那个,我觉得把我们藏在地下保护起来的人应该就是兄长大人了,他很清楚我的战力全在动力装甲上所以在装甲损毁后才没有让我去战斗,而只选择了派出你一个人。”

    “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南宫荣你给我等着,回来后看我不罚你跪键盘还不准按出一个字符的!”

    奥克塔薇尔气急败坏地吼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离开发射井出现在了地表之上,丝蒂芬妮这会儿尽管才收拾好自己弄出的烂摊子正在喘气没那个精力对长公主发起袭击,但开口接话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算什么,花式秀恩爱吗?还是说你和那个骚年已经到了合住一个房间的地步,罚跪键盘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不是,我没有!”长公主原本是下意识的想来个素质三连的,可很快便想起来自己根本没必要和黑长直多费口舌,果断收住了,“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们开始第二回合吧!”

    此时此刻奥克塔薇尔也相信用大地玩了一出骚操作的人应该就是南宫荣了,因为自己被送到地表上的时机实在太好,正是丝蒂芬妮刚刚将空间稳定下来消耗了不少气力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无比的有利于长公主发起战斗。

    会这么做的人附近除了南宫荣还有谁?

    果然在长公主迅速逼近时丝蒂芬妮并未继续维持她的中二癌晚期造型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随便抬手扔出一个技能来挡住对手,而是微微皱着眉头用满脸不爽的神色轻轻咂了一下嘴,接着迅速开始后退试图与前者保持距离。

    本以为这次的大范围地图炮可以万无一失的将比泥鳅还要滑溜的奥克塔薇尔与林薇音同时干掉了,谁料两人坠落到地面后却被大地吞了进去从而失去了踪影。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丝蒂芬妮并没有因此而恼羞成怒,她只是奇怪这大地的表现未免也太灵活了一些,就好像拥有了生命似的,完全没有南宫荣捣鼓的那些傀儡所必然会具备的死物僵硬感觉。

    也许是因为少年在亲自操控的缘故吧——黑长直最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而且迅速逼近而来的对手也让女孩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慢慢思考了,随便下了个结论便集中精力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奥克塔薇尔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使用火刃术了,她只知道自己剩余的魔力根本无法再继续维持这种高消耗的战斗,几分钟后女孩就要像林薇音那样失去战斗的能力,从而彻底变成看客。即便如此长公主也没打算减少出手的力道,在和丝蒂芬妮这种级别的敌人互怼时还想着保存实力什么的是嫌命长了吗?

    何况现在黑长直的状态貌似也不是很好,错过这个机会再想将其击伤天晓得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长公主又不是天生克制深渊的南宫荣,想要通过普通攻击的方式伤到等级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对手哪里像是在游戏里那般简单,至少游戏里还会强制冒出-1这样的数字。

    不想错过机会的奥克塔薇尔没有像先前那样把法术当成手雷到处乱扔,女孩很清楚这么做的命中率实在非常感人,而将法术裹挟在手臂上挥拳什么的也确实并非她擅长的战斗方式。于是在短暂的考虑后,长公主未曾将法术凝聚成风刃的形状而是换成了单手短剑的模样,将其抓在手中当成了武器。

    本来女孩是打算整出长枪的,无奈她的魔力已经不够了,最后只能作罢。

    没错我们的长公主殿下是一名枪兵,但这只是她自己长大后的选择,在萝莉时代身为王室成员女孩有接受过符合王家身份的剑术的相关训练,耍剑这种事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至于剑术属于半吊子也没关系,作为对手的丝蒂芬妮还一点武技都不会呢!

    “除了近身缠战你难道就不会一些别的什么了吗?”不使用瞬移的黑发少女速度终究没有奥克塔薇尔快,保持双方距离的尝试失败后她忍不住对冲到面前的长公主如此说道,“不过这次可没有人和你轮流接替了,不假思索地跑过来后别再想着还能全身而退!”

    没有理会对方的恐吓,奥克塔薇尔挥舞着短剑直接朝丝蒂芬妮的脖子招呼了过去。附近的空气因为高温而迅速产生了扭曲,以至于长公主的火焰短剑舞动的轨迹上出现了一道海浪形的波纹,不知道的还以为女孩动用了斗气,视觉效果那绝对是满分啊。

    只可惜奥克塔薇尔虽然武技方面强过丝蒂芬妮,但在实战经验方面却完全不是对手,黑长直采取的后退避让动作看似简单却有着诱使长公主通过少数几个能够预判的动作对其出手的效果。所以毫无疑问的,奥克塔薇尔这一剑挥舞出去的瞬间便已经无法对丝蒂芬妮构成任何威胁了。

    黑长直要做的仅仅只是拿出她那个不知道用何种材料制成的十字弩当成盾牌举起来进行格挡便可以了,火焰短剑击中其表面后不但没能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还当场崩裂为了无数的碎片。

    “怎么可能……”奥克塔薇尔的斗气早已先魔力一步消耗殆尽了,所以这一击女孩并未使出多大的力量,完全打算依靠法术自身的威力来制造伤害,谁想到竟然会出现法术崩溃了的这种情况,“难不成是破魔武器!?”

    出人意料的是长公主的惊愕却换来了黑长直宛如猫咪被踩了尾巴般的当场抓狂,她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了:“当然是破魔武器了,你知道我被那个动不动就喜欢给人做电疗的金发侧马尾每次见面都免不了一阵电闪雷鸣的招呼给弄得究竟有多惨吗,不准备一点破魔武器莫非还等着被她弄成爆炸头!?”

    “虽然想象不到你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但总觉得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呢。”奥克塔薇尔先是囧了片刻,接着重新想起了双方的敌对关系,再度于手中凝聚着魔力说道,“不过那和我没什么关系,咱们继续吧!”

    话音未落长公主便又一次动手展开了攻击,这回她放弃了将魔力凝聚成武器的形状,而是反过来分散开形成了十几个投镖大小的小型火刃,同时从多个角度朝黑长直疾射而去。

    对方手中的武器有着破魔效果确实让人头痛,但那玩意毕竟不是等身大小的塔盾般的存在,哪里能把人护得周全?将法术小型化后增加数量来争取命中是个不错的想法,只是现在才选择这么做已经太迟了。

    丝蒂芬妮抬着十字弩的右手没有任何动作,左手却是猛然举起并张开对准了奥克塔薇尔,随后正在高速飞行的小型火刃的前方便突兀出现了一道小号的空间裂隙,不仔细观察都几乎察觉不到的那种程度,将每一个火刃全都吞噬了进去,连个火苗都没剩下。

    “好了,该轮到我了吧?”黑发少女显然是已经缓过了劲来,用空间技能轻松挡下长公主的法术便是证明,“团队作战我或许拿你们没有办法,不过单对单的话除了那个娇蛮的金发侧马尾,我还真没怕过谁!”

    周围的空气忽然停止了流动,奥克塔薇尔发誓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丝蒂芬妮肯定是用某种技能固定了附近的空间——虽然和以前的做法截然相反但却有着一个好处,那就是加固成类似透明结界的空间可以限制长公主的活动范围。

    对方具体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长公主完全不知道,不过又不是第一次吃这种亏了,之前她还差点因为这个而挂掉呢。只是当奥克塔薇尔正在想办法看有没有机会逃出生天之际,丝蒂芬妮却突然莫名其妙的停下了动作。

    神马情况?倍感疑惑的长公主向黑长直看去时,发现后者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的愕然神色,目光里甚至还带上了惊恐和慌张,正越过前者朝她身后的远方望了过去,整个人呆愣得宛如一尊石像。

    满头雾水的奥克塔薇尔忍不住也跟着转过脑袋往后看了过去——她可不觉得丝蒂芬妮是在故意装出这么一副模样来诓骗自己放松警惕,没这个必要不说若真是在演戏人家这演技也足以去拿奖了好不好?

    那么,黑长直到底看见了什么才会惊愕成这种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