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请客

    工作人员一脸的无奈,对我们是不安全,对你来说妥妥的躺着走都行。

    马莱这边的工作人员也急忙过来道歉,苏沁要是出了意外,他们难脱其咎。因此警察到来的时候,这群人就上去斡旋。

    旅行社这边的人在当地还是有一定实力的,警察将三名混混带走,对于苏沁只看了一眼。

    “苏小姐如果要起诉的话,就需要去局里录口供,不知您是……”工作人员咨询着苏沁的意见。

    事情不大,苏沁并没有吃亏,想着麻烦,她摇了摇头:“您这边处理就是了。”

    马莱的人员十分高兴,这三个混混毕竟是本地人,后面是不是有什么黑色背景谁也不知道,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处理最好不过。对于这种可能混黑的人,旅行社的人也尽可能的不去招惹。

    鉴于苏沁的“大度”,接下来的工作中,对方显得更是热忱了。

    只是让苏沁觉得奇怪的是,所有人对她都是一副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她什么时候这么大牌了。

    直到后面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倪颖揍人的场面直接震住了所有人,谁都不敢在这个相貌平平的小姑娘面前出气。

    但这也使她工作非常顺心顺意,经过半个月的拍摄,她在吉隆市的工作全部结束。

    临回国前一天,倪颖还拉着她去吉隆市有名的手工艺中心,购买了相当多的礼品。

    这种随手送礼的事情,苏沁是不会的,但倪颖会,不得不说对于这种能打能杀、还能八面玲珑的助理,苏沁感叹这工资付的太值了。

    购买了大包小包的兰花香水、锡制品、编织袋等等后,倪颖才拉着苏沁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自然作为助理,她是不用考虑经费的。

    好在最近除了代言费外,还有了新片酬,苏沁暂时还不至于囊中羞涩。

    一路颠簸回到首都的苏沁,刚出了机场便被容毅拦住了。

    “沁沁我接走了,她的车你自己开回去。”不等苏沁开口说话,容毅便吩咐完倪颖,然后拥着苏沁扬长而去。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面对容毅倪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目瞪口呆着看着容毅将苏沁带走。

    其实这也是让苏沁觉得奇怪的地方,在她的眼里,容毅是很阳光的青年,不明白怎么其他人看着他都那么畏惧。

    “你瘦了。”上了车容毅仔细打量了下苏沁,琢磨着这段时间在马莱可能饮食不习惯,她瘦了些。

    “接了新的电影,过些时候要拍摄了,所以再修身了点。”

    她的体重及三餐自从顾欣梅接手她之后,便受到了严格的控制,倪颖更是将她每天的体重变化做成表格发回去存档。新的电影谈妥之后,曾庆便给顾欣梅发过来角色的外形基础要求,其中一项就是要苏沁比正常体重偏轻些,所以这段时间,她通过有计划的减肥,瘦了点。

    “吃什么?牛排可以吗?”容毅打着方向盘问着:“盘石那边新到了和牛的肉,日本那边运来的,是限量款,不过我有预定。”

    “不行,卡路里会严重超标。”苏沁立即拒绝了,她不想因为自制力不够影响到后面的工作。这段时间不在国内,这回重新回来首都,她看着外面的风景觉得新鲜:“随便吃点,这顿算我请客,便宜点的地方。”

    “现在虽然有了代言和片酬,但是我钱还不太多。”

    苏沁说着还朝容毅露了个笑脸,对方则是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

    最终两人选了市区附近的一家粥店,苏沁点了一盘清炒西兰花,一盘白灼鸟贝,两碗鲍鱼粥,跟着把粥里的鲍鱼都挑出来放到容毅的那一碗里,这才把粥推给容毅。

    “怎么了?”苏沁见容毅有点发呆着看着自己,不由问着。

    “没有,”容毅把碗筷用热水烫了,刚才苏沁的举动一瞬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他微笑着把碗筷放到苏沁一侧,眼里便看到了苏沁手腕上的淤青。

    “受伤了?”他心里有点堵,似乎她进了娱乐圈后经常受伤,他就已经见了两次。

    “拍摄的时候不小心弄的。”苏沁笑着对他隐瞒了事情,她不想容毅担心她,更怕容毅以后对她的演艺事业进行阻止。

    有了这个小插曲,这顿饭吃的就没有那么开心。

    离开的时候容毅要结账,但苏沁摇了摇头说:“上次在你家就麻烦过了,手机代言的事情也谢谢你,梅姐说给我提高了很多人气,这顿饭就算我的一点心意。”

    这话一出,容毅的心里就有点不受用了。

    他不介意苏沁麻烦自己,也不想听她谢谢自己。

    开车送苏沁回去的路上,容毅明显的心情不好,车内的气氛非常得低沉。苏沁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又说错话了。

    苏沁新的房子在市区一带,距离这里不远,非常的方便,社区的物业也很到位,倪颖找的是最合适她的。

    门口的保安确认了苏沁的身份,但苏沁却下了车,对车内的容毅挥手道别。

    她没有让容毅进去坐坐的意思。

    “沁沁,从认识你到追求你也有小半年了,什么时候让我转正。”

    容毅忍不住冒出这句话来。

    正在挥手的苏沁动作一僵,她缓缓地站直了身子,心里七上八下打着鼓。

    其实她也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和做容毅的女朋友没什么区别,自己身边也没有其他的异性朋友,将来也很可能不会再和其他异性有深入的交往,但是确定的话,却总是开不了口。

    她心里还有很多很多的思绪,自己都还没有理清楚。

    “学长……哪天我想清楚,我会回答你的。”苏沁认真地说着:“你知道我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给我些时间。”

    苏沁这番话的意思,是表明了对自己这份感情的慎重,容毅听了,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她的心里,有一个秘密,这点容毅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苏沁什么时候能对自己说。

    他应该再耐心点的!美好的东西值得起等待!

    容毅从后视镜看去,女孩子站在路灯下,身影修长,正朝着自己缓缓地挥手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