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劣势

    六月,苏沁参加了学校的期末考,这段时间的忙碌使她的成绩多多少少受到了点影响,她自己预估了下应该只是中等的水准。

    不过比起不用补考或者不及格,她已经是万幸了。

    这一年也是容毅毕业的时间,苏沁还去看了容毅的毕业典礼。

    舞台上的青年一脸的阳光,穿着深蓝色的学士服,恭敬地从校方领导手里拿过证书,很难想象他已经独立创业,是个大公司的总裁。

    苏沁走出校门的时候,便看到了容毅的车。他放下车窗,朝她招了招手。

    “去哪里,我送你。”容毅丝毫不在意周围同学的目光。

    不等苏沁说话,他已经下了车,摆明了一副要苏沁上车的架势。苏沁顿了下脚步,只好上了车。

    容毅露出一丝笑容,他上车给苏沁寄了安全带,靠近少女身体时候,闻着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他一时间有点流连忘返。

    但苏沁见他迟迟不起身,伸手推开了他,容毅笑着问:“真香,去哪里?”

    苏沁的脸“轰”地马上就红了,她这辈子都没人对她说过这么轻薄的话,感觉容毅最近对她越来越放肆了,她扭过头:“去国家大剧院,我找老师。”

    “又是电影的事情?”容毅踩着油门,他知道苏沁口里的老师是杨秀兰。

    “准备下一部的电影,角色有点特殊,想听听老师的意见。”苏沁靠着车门,她看着内窗上映着的容毅,居然生出一股小女孩的心思,忍不住抬起手指想要去碰。

    但还没等到她碰到,容毅似乎发现了,转过头来看着她。

    这一瞬间仿佛偷东西被主人当场抓到的小偷,苏沁浑身打了个颤,脸更红了。

    容毅蛮有兴趣地看着她,见她遮遮掩掩的模样觉得很可爱,但不敢再逗她了:“是在哪里拍摄?什么电影?”

    见容毅没有追问,苏沁才自然了点,她摸了摸自己的包,觉得心情稳定了,才说:“爱情片,拍摄在南方的深市。”

    听到这个消息,容毅心情就有点不好了:“这么远,爱情片有什么好拍的,拍了票房也高不到哪里去。”

    这个说的是事实,爱情片确实无法比拟商业类的大片。苏沁侧头看了他:“那关你什么事情。”

    “我在追求你,自然有关系。”估计这段时间说顺嘴的缘故,容毅说起这些话是毫无压力。

    听了这话,苏沁就没有接话了。

    车到了剧院门口,容毅起身给苏沁解了安全带,顺带嘴唇在苏沁的左边脸颊碰了碰:“去拍摄前再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

    苏沁怔了一下,这才回味过来自己被轻薄了,她狠狠地瞪了容毅一眼,逃似地下了车。

    容毅嘴唇翘起一个弧度,刚才的举动一半是心血来潮,一半是蓄意谋划,这个大胆的尝试他是做了苏沁生气的准备的,没想到苏沁没有,这说明其实在她心里,对他也不是那么地抗拒。

    和某人心情大好的离开不同,苏沁心里则是五味杂陈,这辈子都没人这么对待自己过。

    在剧院的通道徘徊了会,感觉心里平静许多后,她才进入了剧院。

    早早和杨秀兰约好了见面,她刚一进入排练厅,便看到杨秀兰拿着剧本和小喇叭,正指挥着台上的排练。

    “老师。”苏沁打了个招呼,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

    “等我半小时,”杨秀兰冲苏沁示意了一下:“先坐着。”

    苏沁坐着了,顺便仔细看着台上的话剧。

    今天排练的话剧是《衣锦还乡》,讲述的是乡里原先落魄的一位青年,在外获得成功后衣锦还乡的故事。一开始村里人对他推崇恭维,直到有人爆出他的发家致富来路不正,顿时村里人对其态度两分化。这是一部反应当代社会发展的浓缩剧。

    苏沁留意着台上男主角的扮演者,她不认识,但对方把这个小人物成为暴发户后的那种心态演绎得惟妙惟肖,特别是故意掩饰其出身卑微的动作细节,很值得借鉴。

    这一看便入了迷,直到中间休息,杨秀兰走了过来,她急忙站起说:“老师!”

    “坐吧,看的如何?”

    苏沁叹了口气:“我原先觉得经过剧院的练习,又出演了一部女主角,我的演技是应该进步的,哪知道今天看了台上的表演,却觉得差距更大了。”说着,她的神色有点黯然。

    杨秀兰看着她,越看越是喜欢,她穿着朴实简洁的衣服,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最近在网络上也有一定的流量和话题,但是眼睛里丝毫看不出一点的杂质,一副不染纤尘的模样。

    “不是你退步了,”杨秀兰摸了摸她的长发笑着说:“是因为你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了。”

    苏沁侧耳倾听着。

    “你刚到剧院练习的时候,还是很外行的,那个时候你的表演以模仿为主。”

    当时杨秀兰给出的意见,是让苏沁大量的去练习各种不同的角色,以体会不同角色之间情感的迅速切换。

    随着苏沁演技的进步,在出演《我们的母亲》是,杨秀兰则指出要沉淀于角色中。

    “我看了下你拍的母亲,”杨秀兰点头说:“张力和情感是饱满的。”

    这部片子还在后期的剪辑制作中,刘杰意图冲击奖项,后期留出的时间就非常多。本来正常外面的人是看不到,但是以杨秀兰的身份和关系,这不是问题。

    “你的情感发挥的很好,以至于有些过度了。”杨秀兰指点着,苏沁作为她的弟子,对其优缺点非常的明了,苏沁作为非科班出身,最大的优势就是表演的自由性,最大的劣势同样也是这种自由性。

    母亲这部片子讲的大主题是大爱,因此在情感上需要大起大伏,这点由苏沁来演出是恰到好处,但苏沁接下来要拍摄的《看不见的爱情》,却是正好相反的两个感觉。

    如果苏沁再带着原来的演绎方式去演,这部电影很可能成为她演艺生涯的一个悲剧。

    这也是苏沁隐约意识到的、约杨秀兰见面的原因。

    不得不说,自己的这个弟子,除了聪明,在感觉上也是非常敏锐的。

    “沁沁,你能懂的了吗?”杨秀兰微笑着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