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演技

    曾庆及男女主提早到达剧组的原因是,彼此需要些时间磨合一下,这样后面真正拍摄的时候将会更为地顺利。

    到了第三天,几个人熟悉的差不多,剧组的人陆陆续续来齐后,曾庆举行了一个开机仪式,宣布《看不见的爱情》这部片子正式开拍。

    开机仪式没有邀请记者,和一些大制作不同,国内的文艺类片子很多都是先拍,拍完了后期制作,等到上映前宣发期才开始宣传。

    这几年随着影视业的发达,业内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新颖的主题剧本,包括演员阵容,能捂得有多紧就多紧,一旦提早泄露出去,到了真正的宣发期,观众呈现疲软的状态,后期宣传效果反而不好。

    所以这个年头,开机后保持神秘拍摄的剧组居多。

    况且拍摄期间还会有七七八八的意外,有时候演员的临时更换等等,这些都要等顺利杀青后,才可以陆陆续续丢一些“料”出来。

    苏沁上次主演的刘杰的电影也是,业内知道的人不多,更不用说其他一般群众了。

    那些一开始就炒话题的片子,要么就是流量片,要么是真正的大制作,话题量十足,否则的话,基本都是以前期低调的模式开头。

    当然也不乏开机时候进行一定宣传的剧组。

    只是这部剧,男主角是影帝没得说了,女主角却是“花瓶”新人,演技堪忧,加上又是曾庆自己执导的突破类作品,前期便采用了严守的方法。

    开机仪式结束后,便开始了定妆照的拍摄,这说起来苏沁还是第一次拍剧照。

    她坐在化妆室,任由剧组的化妆师给自己化妆,房间里虽然开着空调,但依旧一股的闷热,倪颖在一旁扇着扇子。

    苏沁出演的角色程洁,是长年不见阳光、身体略微虚弱的少女,为此她的妆容需要些憔悴。苏沁本身底子就白,这段时间经过计划性的减重,她瘦了不少,这使她还没有化妆,看上去就有种病态。

    化妆师想了想,轻轻打上一层底使脸色看起来更为的苍白,然后又略微整理了下头发。

    “稍等一下,这里弄的不用那么正。”苏沁指着自己盘起来的头发说着。

    “我是‘失明人士’,这里不需要这么规整。”苏沁冲化妆师笑着说。

    这两天倪颖早就在剧组里打点过了,因此这时化妆师只愣了一下,就笑着说:“苏小姐说的有道理!”

    她弄乱了本来整齐的梳理,想了想,也略略整理了下苏沁的眉眼等细节,这看上去,更像个看不见、却注重自己仪表的少女了。

    等苏沁出来后,先拍的孔振南的定妆照已经结束了。

    对于这位新人,曾庆和孔振南都很关注,两人一起站在布景场地的附近,观看苏沁的定妆照。

    许是拍过了马莱文化形象大使的硬照,苏沁再拍摄定妆照就显得游刃有余了。

    她坐在藤条椅子上,一手抓着藤椅的扶手,另一只手搭在自己曲着并放的腿上,半仰着头,眼睛空空没有焦距地看着远方。

    灼热的阳光透过枝叶洒在她的身上,斑斑点点的,但奇怪的是她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没有任何温度般的,清冷疏离。

    摄像师精准的抓住了这个画面:“好!换一个表情。”

    苏沁双手交叉着扶着藤椅的扶手,她伸直双脚,闭上眼睛侧着头,似乎在聆听什么般的,脸上没有笑容,眉眼间却流露出淡淡的愉悦。

    这微表情的局部控制力,真是恰到好处!

    “非常好!”摄像师“咔嚓咔嚓”地按下快门,没忘记夸了一口。

    看到这一幕,在一旁观望的曾庆和孔振南心中就有数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苏沁现在定妆照的表现来看,是真的吃透了剧本,对剧中角色有着比较深入的研究的。

    她的表演可能不是很完美,但她似乎有种天生的情绪控制力,能让周围的一切围着她转。

    同样的表情动作,在她身上得到了更好的呈现,使人只凭画面感,去体会到角色的内心。

    这份功夫,不是一般人所具备的。

    天分、努力、练习缺一不可!

    如果说曾庆和孔振南之前还有所疑虑的话,现在两人则是满心的期待了。

    静态画面苏沁完美地交上了一份答案,那么在动态实际拍摄时候如何,还需要他们去验证。

    “振南,这部戏你可要好好努力了!”曾庆丢下这么一句话。

    两人都是在圈子内呆久的人物,彼此也有些交情,曾庆说出这句话的意思,孔振南立即就懂了。

    这部电影是他的转型之作,也是他重新从娱乐圈崛起的机会,所谓红花还要绿叶衬,自己有“影帝”称号,拿过奖获得肯定,演技不错,自然不担心在剧中的表现。

    可是要真正冲击奖项的表演,除了自身优秀外,还需要一个极好的对手演员。

    自己这朵“红花”,极其幸运的遇到了苏沁这个“绿叶”,那么这部剧的结果,确实是令人期待的!

    想到这里,早前厌恶“苏沁蹭自己热度”的心思,早就丢到爪哇岛了,代替而来的是和对方飙戏的跃跃欲试。

    怀着期待和担忧,拍完定妆照后,曾庆正式宣布了开机!

    为了好彩头,曾庆选择的是比较平淡的男女主初次相遇的场景。

    而结果,苏沁再次以自己的演技,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卡!”场景结束后,曾庆有点激动地喊着,他捏着的剧本几乎都快皱成团了。

    苏沁和孔振南一起过来看回放的时候,孔振南一脸的恍惚,他苦笑着说:“沁沁,你这情绪感染力太强了,我现在还没有脱戏呢。”

    “这都是孔哥带着的,”苏沁笑着说,看来这段时间在剧院的磨炼,杨秀兰的指点,终于显示出了效果。

    “很不错,小苏不可小觑。”曾庆毫不隐瞒地说着自己的满意:“接下来一些有情绪上的变动,你可要好好把握了。”

    “能在曾导这里学习,有机会和孔哥对戏,我觉得我受益良多。”

    这不是苏沁乱说的,自己的演技达到一定水准后,如果对手演员跟不上自己,那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就在三人还处于兴奋状态时候,三人的手机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

    苏沁看了一眼倪颖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来电显示的是“顾欣梅”。

    她接过电话问:“梅姐,怎么了?”